论老鸨的罗曼史

只吃粮不产粮的咸鱼一只

追逐【杰佣】

拖了不知多久的小短文……总算码完了……
真真真觉得奈布太可爱啦

#对就是杰佣!
#地图圣心医院
#感觉小奈布有点ooc

     这夜的庄园似乎格外的寂静。
     月亮在迷雾中若隐若现,只听得几只昏鸦零落的叫声。婉转而又凄异。
     奈布蹲在一颗歪斜的古树后。他紧紧地攥着衣角,手掌心满是冷汗。
     这次的阵容不算太好。园丁和慈善家不知躲在何处,他们没有任何动作。而医生已经丢掉一半的血了,好在她已经逃脱追击了。
     开局已经将近十分钟了,而奈布连个人影都没有见到,包括监管者杰克。
     但是,愈是这样未知的恐惧,他愈是害怕。
     不能坐以待毙。他想。
     奈布悄悄从树后探出身子,确认周围没有危险后,小跑着从树后出来。
     树影婆娑,月光将他的影子拉的许长,黑夜里分外瘆人。
     奈布顺着墙壁走,他想找到队友。一个人在这诡异的庄园里,实在是太恐怖了。
     但是,密码机仍然一台未破。比起自己内心的恐惧,奈布觉得全队的安危更加重要。
     远处的密码机散发着昏暗的光晕,“滴滴哐哐”的声音顿时吸引来了大片的乌鸦。
     雾气更浓郁了。这让奈布几近无法看清周围,只能凭借着心跳来感受杰克的气息。
     一道类似闸门开启的声音,第一台密码机总算是破译完成了。
    “呼……就按这样的进度,再去破译第……”话音未止,一丝细微的声响转移了奈布的注意力,使他微不可见地微微颤抖了一下。
     奈布匆匆掉了头,仍然沿着墙壁,跌跌撞撞地往回跑。
     他是经过特训的退役佣兵,体力自然不在话下。即使他拥有强大的心理素质,但在此时这种环境的影响下,也遏止不了他心脏的狂跳。
    来了吗……奈布不甘地想着。
    但他是佣兵,不到最后一刻,绝不屈服!
    他跟在他身后,永远保持着三丈的距离,不远不近,不离不弃。
    杰克见这小佣兵跑了这么久仍不愿停下,心里不禁被他勾起了几丝兴趣。
    他饶有兴趣地勾了勾唇,倒要看看小佣兵能坚持到何时。
    杰克好像有耗不完的体力似的,饶是奈布此时都有些气喘吁吁了。
   “哎呀……我的小奈布……早一点休息不好吗……”杰克没有攻击奈布,只是如同看着世间的珍宝一般看着他。
    他蹲下身子,用那只完好的手爱怜地摩挲着他的脸。
    “我的小奈布……和我走吧。”杰克轻轻出声,轻佻的言语中又似乎蕴含着令人看不透的真意。
    “不……不可能的。”奈布心中的血性仍然没有让他认输。
    “哈……”杰克心情仿佛大好,“我的小奈布真可爱呢……”
    “杰克……我警告你……不要妄想动我……”
    “但是,这可由不得你呢小奈布……”
     他动作温柔到极致地将他抱起,霸道地将他圈在自己的怀中。
     雾气正浓,昏鸦的残鸣融进杰克有节奏的脚步声,竟是使得他们二人有一种诡异的安宁感。
    奈布觉得自己可能是魔怔了,刚才倏忽那下,他竟然觉得杰克的怀里很是安稳,竟然想继续在他的怀里呆着。
    一时间,他忘记了挣扎。
    杰克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奈布,不禁一阵心软,真可爱啊……
     ……
    很快,他便被抱上了狂欢之椅。
    杰克极尽温柔却又粗暴地将他缠在椅子上。
    “哈……住手啊!”
     杰克俯下身子,几乎要将奈布整个圈在怀中。
     奈布只觉他的上方突然被一片阴影笼罩,紧接着,一阵属于成年男子的荷尔蒙气息包裹住了他。杰克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耳边,酥酥痒痒,惹得奈布一阵发颤。
    “你……放手!”奈布奋力地在他怀里挣扎着,但是好像一切都是徒劳。杰克的力量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大。
     杰克一把抬起奈布的下颚,微微粗糙的手指在奈布的唇上摩挲,一下……一下。
    “很讨厌我么……”听着杰克一声无奈的叹息,奈布心中好像被什么利器刺痛了,心猛地一抽。
    “不是的……不是讨厌啊……”奈布妄图去解释,他其实并不讨厌杰克的,相反,还对他……
    “会有那么一天,你会心甘情愿的。我会等着那一天的。”杰克低声喃喃道,似说给奈布听,又似是对自己的承诺。
    缠在奈布身上的绳子解开了,断了的绳子落在了地上。
    ……
    那一局仍旧没有结束,圣心医院一间阴暗的房内,奈布大气也不敢出。他胸腔中的心跳从未停止,只是,他已经分不清哪是他真正的心跳了。
    仅仅只隔着一扇墙,杰克富有磁性的声音微微传来:“我的小奈布,你在哪里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