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老鸨的罗曼史

只吃粮不产粮的咸鱼一只

天使的翅膀[原创bg+病娇]

  嘤嘤嘤一篇bg~
  老想写病娇了。
  下一篇还是bl好了。

执笔/长珏
        我永远忘记不了那一瞬间的怦然心动。
        那种感觉是如此生涩而又让我憧憬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,我不会重蹈覆辙了。
        心死,又何能心动。
        我初识他时,他迎着阳光向我走来,白白净净的男孩子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衬衫。刹那间,我相信了这世上有一 见钟情的存在。
        他朝着我伸出手,爽朗一笑,我的心不受控制地跳了起来,脸也不争气地红了。
     “砰——砰——砰——”一下一下,它在我胸腔里跳跃,诉说着我这不该萌生的情愫。
        那一天,我连自己腿伤的痛楚都忘却了,整颗心都被他的温柔塞满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,是我的老师。
        他大我十岁,刚开始属于他的职业生涯。而我,只是一名普通学生罢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与他的距离相差了十万八千里,可望而不可及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,我还是一发而不可收拾地喜欢上了他。
        自那以后,我目之所及全是他。就像旁人说的那样,坠入了爱河。只不过,是我单方面的一厢情愿罢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是那么的光芒闪耀,总是受到那么多女生的青睐。  我只能躲在自己的一方天地里,默默地望着他与旁人交谈甚欢。
        我甚至有时想要折断他宛若天使般洁白的羽翼,把他牢牢地束缚在自己的怀里。  这样,他就不会再出去吸引异性了,他也不会被其他人抢走了,他里里外外都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了。
        黑暗在我胸腔里暗暗滋生, 如滚雪球一般,欲望愈来愈强烈。
        如此一来,我的成绩也是情理之中地越来越差。不过,于我而言,这样也算是因祸得福。因为这样,我与他接触的次数也就多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他发现了我的反常,却永远也不可能知道是这一层的原因。
        既然不知,那就让它永远湮没在我心中好了,至少我还能每天这样看着他呢。
        但他终究不是我的。他有了女朋友,也是我们学校的老师。  所以他们两人也顺水推舟地成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的女朋友很漂亮,是我比不了的。每天我都能看见她挽着他,缓缓走进学校。有说有笑,好不甜蜜。
        而我心里一阵刺痛,满心都想着要把这个男人占为己有,他身边的那个位置只能是我的。
        我开始想方设法地拆散他们,让他们产生误会,让他们产生隔阂。他们越是狼狈,我看得越是欢喜。
        然后我就能理所当然地折断掉他的羽翼,牢牢地锁死他。
        他拒绝了我。  他发了疯一般冲我吼着,说着他永远都不会是我的,他宁愿死也不会和我在一起。
        我的心彻底死了。彻骨的凉意从我心底蔓延开,将我每一寸肌肤都冻住了。手脚麻木,不得动弹。
        得不到的,那就毁掉好了。死了的,就能和我永远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攸宁[耽美]

头次写原创,还没完。
嘤嘤嘤文笔不好勿见怪。(撒娇卖萌~)

执笔/长珏
(一)  
      男人轻轻吐出一口烟气,朦胧的烟像是缭绕在他心上,缠得他喘不过气来。
      他从来都没有像这样焦虑过,以前的他放放荡荡没个人管,到处花天酒地。
      可就在三年前,从不管他生活,任他自生自灭的父亲出现了,塞给他了一个小孩,让他帮着带带。
      对于这个名义上父亲,男人实在没什么好感,倒是恶心的很。无人知道他小时候是怎么过来的,童年阴暗的回忆扰得他对这个父亲只有深深的恨意。
      可他父亲却是完全不顾男人的意见,直接把那孩子丢到了他那狗窝似的屋子,留下狠话,直接离开。
      那小孩也就二十出头,青涩的脸庞好像让他看见了年轻时的自己。
      男人悲叹一声,自嘲地笑了笑,好日子也到头了,是该收收心了。
      小孩叫攸,性格也和他名儿一样,内敛得不得了。
      很巧的是,男人叫宁,攸宁攸宁,看来他俩很有缘分啊。男人这么想着。
      那天之后,他身后就多了一个跟屁虫。无论男人走到哪里,攸都要跟着。
      甚至有一次宁半开玩笑地说,如果我要去杀人放火,你也要和我一起去吗?让他没想到的是,那小孩就那样定定地看着他,郑重地点了点头,目光清亮。
      宁愣住了,转眼间笑着揉了揉他柔软的发,说,你还小,好好生活。不要像他一样虚度年华啊。
(二)
      就像宁说的那样,攸来了之后,不到半年,他便进了派出所。
      原因很简单,宁杀了人。
      攸疯了。他放下了平时的内敛,好似魔怔了。
      宁杀人那天他是在场的,他清清楚楚地看见,宁是在几个混混出手伤了人后才进行的反击的。
      攸那时什么都没想,满脑子都是宁。这个男人的气味,这个男人的眸,这个男人的唇……以及……这个男人冰冷而温柔的心。
      攸是学过跆拳道的,刚刚还在猖狂的几个小混混此时已经溃不成军。
      只是……攸没有想到,身后往往要交给一个最为信任的人,而他最信任的人已经倒在了地上。他的唇角还有残留的血迹,衣服早已遍布拳脚相加的痕迹。
      攸只觉一道强劲向他后脑劈来,他下意识地要转身去抵挡。
      但是想象中的疼痛感并没有席卷而来,是那个人倒下了,倒在了血泊之中,死不瞑目。
      是宁。是他为他而杀了他。那个为他而放下一身玩世不羁的男人。
      警察到了,然而一切都迟了。而宁,也被带走了,带进了派出所。
      攸想要去向警察解释这一切,但是一切都是徒劳,这些警察眼里只有杀了人和没杀人两种人。
(三)
      自那以后,攸便整天魂不守舍,疯疯癫癫。周围的邻居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攸,在他们印象里,攸似乎永远都是和蔼可亲的。
      日子仍在继续,只是人已经悄然改变。攸变得坚强,隐忍却又无情。
      攸每天都会去局里看望宁。最开始的几天,宁还会担心攸能否照顾好自己。后来,见攸神采奕奕,面容温柔,永远带着一副笑容,便没有想太多。只是……只是觉得攸好像有什么地方……和原来不一样了。
       宁总觉得,这样的攸,似乎变的陌生了。尽管面上带笑,但是那笑容……是如此的虚假,似乎一直在隐忍着什么他所不知道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 但宁又不敢冒昧地问攸,因为他不知道如果这样直接地问了攸,将会发生些什么他所不敢预料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 攸其实已经发现了宁的不对劲。每每他去看宁的时候,他感觉到了 从宁内心涌出的担忧和焦虑,以及一次一次的试探。
       特别是他给他送饭时,宁拿着勺子微微颤抖的手,和宁明明低着头吃饭却不断往他身上乱飘的视线。这一切,都出卖了他自己。
       虽然两人都心知肚明,却无一人点破。只是,原来的两人之间,隐隐约约生出了一层隔阂,将两人分的越来越开,越来越远。
       就这样,两人各怀鬼胎,昏昏僵僵地熬过了一个月。
(四)
      又是一个月过去,宁无罪释放。
      谁也不知道这么一个结果是如何出来的,就连宁自己也不知道。
      在宁入狱一个月后,攸来看望他的次数便逐渐减少了。
      攸痛恨自己的软弱无能,没有足够的实力去保护宁。
       半月的全能艰苦训练,磨炼提升的不仅是他的身体、能力,更是他的心性。
       那以后,攸到市里找上了当地的市局。
       好在市局是通情达理的,对于嫌疑人存在疑问的案件再次彻查了一遍。
      又是半月的时间,也足够市局查清此案件了——宁是因对方出手伤人,甚至察觉到对方有斩草除根的迹象后,才进行的正当防卫。说到底,宁也算是一个受害者,他的肉体和精神都受到了严重打击。
       原本还算年轻的男人,出狱后已是面容憔悴。
       再次真真实实地触碰到攸,宁能感觉到攸也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内敛害羞的小孩了,此时的他早已有了独当一面的男子汉气概了。
       宁心里又是欣慰又是惆怅。
       当初那个惹人怜惜的小孩,好像因为自己……而改变了许多呢。
       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呢。宁想着。

未完待续……
  

第一次染卡留
有点糟心了哎
练习练习练习(⁎⚈᷀᷁ᴗ⚈᷀᷁⁎)

原来CRH3C兔叽是08年4月11开始投入运行啊〔似乎在奥运会前夕……〕
不过测速这个梗可以写进文啊哈哈哈哈咳咳〔决定啦下一篇就是它啦〕
那复兴就是17年6月26京沪线首发〔也有测速这个梗→_→所以说你想干嘛!〕
好的了解了了解了

追逐【杰佣】

拖了不知多久的小短文……总算码完了……
真真真觉得奈布太可爱啦

#对就是杰佣!
#地图圣心医院
#感觉小奈布有点ooc

     这夜的庄园似乎格外的寂静。
     月亮在迷雾中若隐若现,只听得几只昏鸦零落的叫声。婉转而又凄异。
     奈布蹲在一颗歪斜的古树后。他紧紧地攥着衣角,手掌心满是冷汗。
     这次的阵容不算太好。园丁和慈善家不知躲在何处,他们没有任何动作。而医生已经丢掉一半的血了,好在她已经逃脱追击了。
     开局已经将近十分钟了,而奈布连个人影都没有见到,包括监管者杰克。
     但是,愈是这样未知的恐惧,他愈是害怕。
     不能坐以待毙。他想。
     奈布悄悄从树后探出身子,确认周围没有危险后,小跑着从树后出来。
     树影婆娑,月光将他的影子拉的许长,黑夜里分外瘆人。
     奈布顺着墙壁走,他想找到队友。一个人在这诡异的庄园里,实在是太恐怖了。
     但是,密码机仍然一台未破。比起自己内心的恐惧,奈布觉得全队的安危更加重要。
     远处的密码机散发着昏暗的光晕,“滴滴哐哐”的声音顿时吸引来了大片的乌鸦。
     雾气更浓郁了。这让奈布几近无法看清周围,只能凭借着心跳来感受杰克的气息。
     一道类似闸门开启的声音,第一台密码机总算是破译完成了。
    “呼……就按这样的进度,再去破译第……”话音未止,一丝细微的声响转移了奈布的注意力,使他微不可见地微微颤抖了一下。
     奈布匆匆掉了头,仍然沿着墙壁,跌跌撞撞地往回跑。
     他是经过特训的退役佣兵,体力自然不在话下。即使他拥有强大的心理素质,但在此时这种环境的影响下,也遏止不了他心脏的狂跳。
    来了吗……奈布不甘地想着。
    但他是佣兵,不到最后一刻,绝不屈服!
    他跟在他身后,永远保持着三丈的距离,不远不近,不离不弃。
    杰克见这小佣兵跑了这么久仍不愿停下,心里不禁被他勾起了几丝兴趣。
    他饶有兴趣地勾了勾唇,倒要看看小佣兵能坚持到何时。
    杰克好像有耗不完的体力似的,饶是奈布此时都有些气喘吁吁了。
   “哎呀……我的小奈布……早一点休息不好吗……”杰克没有攻击奈布,只是如同看着世间的珍宝一般看着他。
    他蹲下身子,用那只完好的手爱怜地摩挲着他的脸。
    “我的小奈布……和我走吧。”杰克轻轻出声,轻佻的言语中又似乎蕴含着令人看不透的真意。
    “不……不可能的。”奈布心中的血性仍然没有让他认输。
    “哈……”杰克心情仿佛大好,“我的小奈布真可爱呢……”
    “杰克……我警告你……不要妄想动我……”
    “但是,这可由不得你呢小奈布……”
     他动作温柔到极致地将他抱起,霸道地将他圈在自己的怀中。
     雾气正浓,昏鸦的残鸣融进杰克有节奏的脚步声,竟是使得他们二人有一种诡异的安宁感。
    奈布觉得自己可能是魔怔了,刚才倏忽那下,他竟然觉得杰克的怀里很是安稳,竟然想继续在他的怀里呆着。
    一时间,他忘记了挣扎。
    杰克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奈布,不禁一阵心软,真可爱啊……
     ……
    很快,他便被抱上了狂欢之椅。
    杰克极尽温柔却又粗暴地将他缠在椅子上。
    “哈……住手啊!”
     杰克俯下身子,几乎要将奈布整个圈在怀中。
     奈布只觉他的上方突然被一片阴影笼罩,紧接着,一阵属于成年男子的荷尔蒙气息包裹住了他。杰克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耳边,酥酥痒痒,惹得奈布一阵发颤。
    “你……放手!”奈布奋力地在他怀里挣扎着,但是好像一切都是徒劳。杰克的力量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大。
     杰克一把抬起奈布的下颚,微微粗糙的手指在奈布的唇上摩挲,一下……一下。
    “很讨厌我么……”听着杰克一声无奈的叹息,奈布心中好像被什么利器刺痛了,心猛地一抽。
    “不是的……不是讨厌啊……”奈布妄图去解释,他其实并不讨厌杰克的,相反,还对他……
    “会有那么一天,你会心甘情愿的。我会等着那一天的。”杰克低声喃喃道,似说给奈布听,又似是对自己的承诺。
    缠在奈布身上的绳子解开了,断了的绳子落在了地上。
    ……
    那一局仍旧没有结束,圣心医院一间阴暗的房内,奈布大气也不敢出。他胸腔中的心跳从未停止,只是,他已经分不清哪是他真正的心跳了。
    仅仅只隔着一扇墙,杰克富有磁性的声音微微传来:“我的小奈布,你在哪里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    

绝对信任〔云亮〕

#私设云亮(总裁云×助理亮)
#现代梗办公室play
#大概是个双向暗恋
#ooc预警

     诸葛亮暗恋着一个人。
     那个人是他的总裁,z市能够一手遮天的传奇人物——赵云。
     诸葛亮作为他的助理,总是替他打理好一切,细心而体贴。赵云对诸葛亮似乎绝对信任。
     平时上班时间,总是赵云在哪,他便在哪,可谓形影不离。公司的人都议论着他俩是不是在一起了,但是总裁大人总是一而再,再而三地否认。
     久而久之,公司的人也就不再纠结于此事,但是还是有些细碎的声音在悄悄议论着他俩。
     赵云知道诸葛亮的心思,每每想起此事,心底仍然会泛出微微的涟漪。他也清楚自己对诸葛亮的感情,朋友之上,恋人未满。
     都说认真起来的男人最有魅力嘛,而当赵云见到诸葛亮为他认真工作时,看着他的侧颜,他不禁想要勾勒出他的面容,深深地、深深地印在心底。这种从心头涌出的奇异的悸动,是赵云从未体验过的。
     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,诸葛亮病倒了。
     那一天,总裁情绪变动特别大;那一天,总裁办公室一直环绕着低气压;那一天,总裁的工作乱了套;那一天,整个公司乱了套。仅仅是因为诸葛亮不在赵云身边。
     第二天,诸葛亮仍旧没来。赵云心中没由得又是一阵烦躁。他也不知他到底是怎么了,自从诸葛亮在他身边跟久了后,赵云的情绪就开始容易被诸葛亮左右。
     就像现在,不安、烦躁、焦急织成了一张大网,将他的心牢牢地束缚住了,闷得他透不过气来。
     赵云也有想过要不要给诸葛亮打个电话或者发个消息之类的,但是又碍于不知以一个怎样的身份去做这么一件事情。
     朋友吧,太作,赵云不想伤到诸葛亮的心;上级吧,太假,公司那么多员工为何只单单关注他一个。
     一个转折, 往往需要一个“契机”, 也就是“moment”。
     感情亦如是。
     当赵云无意间看见公司的一个员工给老婆打电话聊家常时,他脸上那甜蜜而又幸福的笑容,是怎样也遮掩不住的。
     看到这里,赵云禁不住想起了诸葛亮,一颗迫切的想要去看望他的心终于得到了释放。
    “这……就是喜欢吗?”赵云微不可见地低笑了一声,望着那位男同志的方向,眸中流光溢彩。吓得那位男同胞赶紧屁滚尿流地滚了。
     于是,赵云仿佛“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”似的,笼罩在他心头的层层乌云散开了,他的内心明朗了。用“豁然开朗”这四个字来形容,倒是十分妥帖。
     ……
     而此时,独自一人在家的诸葛亮内心也是无比纠结。
    “这可如何是好……咳咳……阿云他一个人处理地来那么多工作吗?要是累倒了那……咳咳……还是……给他发个短信吧……”
     突然,他的房门猛地被人打开,一身黑色西服的男人此时正站在门外。
    “诸葛助理,抱歉,我来迟了。”男人说话间还微微喘着气。但即使是这样,也丝毫不影响他个人的仪容与气质。
    这件事情发生的突然而又意外,诸葛亮完全没有想到赵云会在这个时间段专程跑来看他。
   “总裁……?”诸葛亮的脸倏地爆红,那刚刚他说的那些……那些话……他岂不是都听到了!
    良久,诸葛亮却是释然了。既然赵云已经来了,既然老天爷善待他,赐予了他这么一个机会,他决定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份心意传达给赵云。
    他轻轻抬头望向窗外,金色的阳光铺满了整个房间。殊不知,赵云此刻也正望着他。这目光,自起至终,从未变过。那一瞬间,岁月静好。
    “我喜欢你,阿亮(阿云)”
    音落,两人又是不约而同地望向对方,似乎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。
    “总裁我……”
    “我愿意。”
     赵云轻轻地托起诸葛亮的手,蜻蜓点水般地落下一吻,虔诚而又温柔。
    “叫我阿云。阿亮,我们交往吧。”
    他的双眸深邃得仿佛能够把他吸进去。诸葛亮想,他这辈子就栽在这个人手里了,再也出不来了。不过,他甘之如饴。
    诸葛亮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,道:“嗯。”
     .
    温暖而又缱绻的光洒在他们二人的身上,游移在那缠绵的身影上。外面阳光依旧,屋内的人却已经成熟。
    第二天,当赵云携着诸葛亮来上班时,面上满是神清气爽,整个人意气风发。
    不单单是这,在公司的千人会议上,赵云更是语出惊人,不过这也是在众人意料之中。
    在那场会议的最后之时,赵云牵起了诸葛亮的手,朝向众人道:“谢谢大家,我们在一起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韩队0331生日快乐!!!
“十年霸图,一如既往。”
“不好意思,我只知道往前,不懂得如何慢下来。”

谢谢,我很喜欢(喻黄)

码了个小小的文州生贺,真的只会古风啊
#ooc见谅~

    黄少天最近这几天老是心不在焉。
    深冬时节,梅花竞相开放,点点桃红点缀着雪的洁白,在府中大片大片地盛开。
    喻文州本想忙完公务后带着黄少天赏个雪景再喝两盏小酒,可是,次次找他,他次次不在。每天早出晚归,不知做什么去了。
    也只是想想,毕竟难以成真。喻文州只以为少天是有了自己的心事,便没有过多在意。再后来,繁忙的工作也扰的他渐渐淡忘了此事。
    殊不知,黄少天哪里是有了什么心事,而是见离文州的生日愈来愈近,想给他庆生呢。
    2月10日这天,府中反常的安静。待喻文州平淡而又繁忙地过完了一天后,已是黄昏时分。往常这个时候,晚饭应当已经准备好了。喻文州抬头望了望窗外,心许是今天厨房慢了些,便淡淡收回目光,埋头批起今日还未完的公文。
    天色越来越暗,太阳渐渐敛去了白天的光辉,一点一点沉落山头。
    突然,府中灯火全灭,只剩喻文州屋内一盏小小的烛焰在轻轻摇曳。他走出屋子,隔着长廊向远处望去,唯一间屋子仍有火光闪烁。莫不是少天又调皮了?喻文州心想。
    他顺着长廊走去,还未到门口,便看见了黄少天的身影。
      “……文州你来了!那那那那个……”
      “嗯?”
      “那个你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?”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一愣。
       “哎呀哎呀哎呀,文州你怎么把自己的生日此等大事都忘了……”
    被黄少天这样一提醒,喻文州还真想起来了,今天确实是他的生日。只是他自己太忙了,整天泡在公文中忙晕了头,竟然连此事都记不得了……
      “哟,你们两个还要歪腻到什么时候?菜都要凉了。”突然,叶修不知从哪里走了出来,好整以暇地看着喻文州和黄少天。
      “你你你怎么出来了?不是让你们在屋子里面好好待着吗?我就和文州说几句话而已,行了行了行了,走吧走吧文州我们进去吧……”
    音落,黄少天便拉着喻文州向前走去。自起至终,他都不敢回头望向喻文州。
    屋内一片热闹,看见主人公进来了,众人顿时就安静了,随即,便是一句响亮而又整齐的“生日快乐”。
       “少天……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?”喻文州看着此情此景,低低地问向黄少天。
      “待待会再和你解释啦,咱们咱们先吃饭吃饭,文州你也饿着了吧……”
    落座,就席。
    正在众人酣畅淋漓之时,黄少天悄悄拉着喻文州离开了宴席。
    湖边凉风习习,吹散了黄少天面上的红晕和心中的燥热。
    他再一回头望向喻文州,他还是那万年不变的温和脸。
      “文州你听我解释啊……这个这个其实我是真的想为你庆个生日的……因为我看到你平时总是那么忙,估计也会把自己的生日忘掉所以我就……”
      “对了,这是送你的生日礼物。生日快乐,文州。”黄少天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个古朴的小盒子,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枚色泽莹润、红里透白的玛瑙玉佩。
      “这可是我挑了好久的……喜不喜欢?”
    他眸中仿佛有星辰大海,启唇轻语:“谢谢,少天,我很喜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