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老鸨的罗曼史

只吃粮不产粮的咸鱼一只

攸宁[耽美]

头次写原创,还没完。
嘤嘤嘤文笔不好勿见怪。(撒娇卖萌~)

执笔/长珏
(一)  
      男人轻轻吐出一口烟气,朦胧的烟像是缭绕在他心上,缠得他喘不过气来。
      他从来都没有像这样焦虑过,以前的他放放荡荡没个人管,到处花天酒地。
      可就在三年前,从不管他生活,任他自生自灭的父亲出现了,塞给他了一个小孩,让他帮着带带。
      对于这个名义上父亲,男人实在没什么好感,倒是恶心的很。无人知道他小时候是怎么过来的,童年阴暗的回忆扰得他对这个父亲只有深深的恨意。
      可他父亲却是完全不顾男人的意见,直接把那孩子丢到了他那狗窝似的屋子,留下狠话,直接离开。
      那小孩也就二十出头,青涩的脸庞好像让他看见了年轻时的自己。
      男人悲叹一声,自嘲地笑了笑,好日子也到头了,是该收收心了。
      小孩叫攸,性格也和他名儿一样,内敛得不得了。
      很巧的是,男人叫宁,攸宁攸宁,看来他俩很有缘分啊。男人这么想着。
      那天之后,他身后就多了一个跟屁虫。无论男人走到哪里,攸都要跟着。
      甚至有一次宁半开玩笑地说,如果我要去杀人放火,你也要和我一起去吗?让他没想到的是,那小孩就那样定定地看着他,郑重地点了点头,目光清亮。
      宁愣住了,转眼间笑着揉了揉他柔软的发,说,你还小,好好生活。不要像他一样虚度年华啊。
(二)
      就像宁说的那样,攸来了之后,不到半年,他便进了派出所。
      原因很简单,宁杀了人。
      攸疯了。他放下了平时的内敛,好似魔怔了。
      宁杀人那天他是在场的,他清清楚楚地看见,宁是在几个混混出手伤了人后才进行的反击的。
      攸那时什么都没想,满脑子都是宁。这个男人的气味,这个男人的眸,这个男人的唇……以及……这个男人冰冷而温柔的心。
      攸是学过跆拳道的,刚刚还在猖狂的几个小混混此时已经溃不成军。
      只是……攸没有想到,身后往往要交给一个最为信任的人,而他最信任的人已经倒在了地上。他的唇角还有残留的血迹,衣服早已遍布拳脚相加的痕迹。
      攸只觉一道强劲向他后脑劈来,他下意识地要转身去抵挡。
      但是想象中的疼痛感并没有席卷而来,是那个人倒下了,倒在了血泊之中,死不瞑目。
      是宁。是他为他而杀了他。那个为他而放下一身玩世不羁的男人。
      警察到了,然而一切都迟了。而宁,也被带走了,带进了派出所。
      攸想要去向警察解释这一切,但是一切都是徒劳,这些警察眼里只有杀了人和没杀人两种人。
(三)
      自那以后,攸便整天魂不守舍,疯疯癫癫。周围的邻居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攸,在他们印象里,攸似乎永远都是和蔼可亲的。
      日子仍在继续,只是人已经悄然改变。攸变得坚强,隐忍却又无情。
      攸每天都会去局里看望宁。最开始的几天,宁还会担心攸能否照顾好自己。后来,见攸神采奕奕,面容温柔,永远带着一副笑容,便没有想太多。只是……只是觉得攸好像有什么地方……和原来不一样了。
       宁总觉得,这样的攸,似乎变的陌生了。尽管面上带笑,但是那笑容……是如此的虚假,似乎一直在隐忍着什么他所不知道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 但宁又不敢冒昧地问攸,因为他不知道如果这样直接地问了攸,将会发生些什么他所不敢预料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 攸其实已经发现了宁的不对劲。每每他去看宁的时候,他感觉到了 从宁内心涌出的担忧和焦虑,以及一次一次的试探。
       特别是他给他送饭时,宁拿着勺子微微颤抖的手,和宁明明低着头吃饭却不断往他身上乱飘的视线。这一切,都出卖了他自己。
       虽然两人都心知肚明,却无一人点破。只是,原来的两人之间,隐隐约约生出了一层隔阂,将两人分的越来越开,越来越远。
       就这样,两人各怀鬼胎,昏昏僵僵地熬过了一个月。
(四)
      又是一个月过去,宁无罪释放。
      谁也不知道这么一个结果是如何出来的,就连宁自己也不知道。
      在宁入狱一个月后,攸来看望他的次数便逐渐减少了。
      攸痛恨自己的软弱无能,没有足够的实力去保护宁。
       半月的全能艰苦训练,磨炼提升的不仅是他的身体、能力,更是他的心性。
       那以后,攸到市里找上了当地的市局。
       好在市局是通情达理的,对于嫌疑人存在疑问的案件再次彻查了一遍。
      又是半月的时间,也足够市局查清此案件了——宁是因对方出手伤人,甚至察觉到对方有斩草除根的迹象后,才进行的正当防卫。说到底,宁也算是一个受害者,他的肉体和精神都受到了严重打击。
       原本还算年轻的男人,出狱后已是面容憔悴。
       再次真真实实地触碰到攸,宁能感觉到攸也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内敛害羞的小孩了,此时的他早已有了独当一面的男子汉气概了。
       宁心里又是欣慰又是惆怅。
       当初那个惹人怜惜的小孩,好像因为自己……而改变了许多呢。
       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呢。宁想着。

未完待续……
  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