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老鸨的罗曼史

只吃粮不产粮的咸鱼一只

谢谢,我很喜欢(喻黄)

码了个小小的文州生贺,真的只会古风啊
#ooc见谅~

    黄少天最近这几天老是心不在焉。
    深冬时节,梅花竞相开放,点点桃红点缀着雪的洁白,在府中大片大片地盛开。
    喻文州本想忙完公务后带着黄少天赏个雪景再喝两盏小酒,可是,次次找他,他次次不在。每天早出晚归,不知做什么去了。
    也只是想想,毕竟难以成真。喻文州只以为少天是有了自己的心事,便没有过多在意。再后来,繁忙的工作也扰的他渐渐淡忘了此事。
    殊不知,黄少天哪里是有了什么心事,而是见离文州的生日愈来愈近,想给他庆生呢。
    2月10日这天,府中反常的安静。待喻文州平淡而又繁忙地过完了一天后,已是黄昏时分。往常这个时候,晚饭应当已经准备好了。喻文州抬头望了望窗外,心许是今天厨房慢了些,便淡淡收回目光,埋头批起今日还未完的公文。
    天色越来越暗,太阳渐渐敛去了白天的光辉,一点一点沉落山头。
    突然,府中灯火全灭,只剩喻文州屋内一盏小小的烛焰在轻轻摇曳。他走出屋子,隔着长廊向远处望去,唯一间屋子仍有火光闪烁。莫不是少天又调皮了?喻文州心想。
    他顺着长廊走去,还未到门口,便看见了黄少天的身影。
      “……文州你来了!那那那那个……”
      “嗯?”
      “那个你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?”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一愣。
       “哎呀哎呀哎呀,文州你怎么把自己的生日此等大事都忘了……”
    被黄少天这样一提醒,喻文州还真想起来了,今天确实是他的生日。只是他自己太忙了,整天泡在公文中忙晕了头,竟然连此事都记不得了……
      “哟,你们两个还要歪腻到什么时候?菜都要凉了。”突然,叶修不知从哪里走了出来,好整以暇地看着喻文州和黄少天。
      “你你你怎么出来了?不是让你们在屋子里面好好待着吗?我就和文州说几句话而已,行了行了行了,走吧走吧文州我们进去吧……”
    音落,黄少天便拉着喻文州向前走去。自起至终,他都不敢回头望向喻文州。
    屋内一片热闹,看见主人公进来了,众人顿时就安静了,随即,便是一句响亮而又整齐的“生日快乐”。
       “少天……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?”喻文州看着此情此景,低低地问向黄少天。
      “待待会再和你解释啦,咱们咱们先吃饭吃饭,文州你也饿着了吧……”
    落座,就席。
    正在众人酣畅淋漓之时,黄少天悄悄拉着喻文州离开了宴席。
    湖边凉风习习,吹散了黄少天面上的红晕和心中的燥热。
    他再一回头望向喻文州,他还是那万年不变的温和脸。
      “文州你听我解释啊……这个这个其实我是真的想为你庆个生日的……因为我看到你平时总是那么忙,估计也会把自己的生日忘掉所以我就……”
      “对了,这是送你的生日礼物。生日快乐,文州。”黄少天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个古朴的小盒子,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枚色泽莹润、红里透白的玛瑙玉佩。
      “这可是我挑了好久的……喜不喜欢?”
    他眸中仿佛有星辰大海,启唇轻语:“谢谢,少天,我很喜欢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7)